人们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就坐在火车顶上回家。因为火车无法容纳下每个人,所以他们就坐在车顶上。这些乘客愿意坐在车顶上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不用花钱。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这没问题!你看虽然车开着,可我还能抽烟,能给你拍照摆造型。”18岁的Helaluddin说。这个年轻人在塑料厂工作,每天都是这样乘车回家。

“孟加拉的火车每年运载量超四千万人次,乘客被分为三个等级,空调车厢、一等车厢和二等车厢,这些车厢的票价是普通人无法承受的。买不起车票的人们,每天大多都要“乘”火车去工作和回家:他们有的抓着把手,有的蹲在门口,要不就蹲在车箱间的联轴上或坐在车顶上。”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两个坐在车厢挂钩上的人。在孟加拉国,大部分人都会乘坐车顶,因为这是唯一可利用的较大的空间。而对于另一些待在其他地方的人来说,车顶的票价也很高,而且也能避免或是减少在车顶上来回走动。可是,这种行为却导致了许多事故的发生,很多人因此丧命。

GMB Akash 在2006的时候开始带着他的相机登上了火车。他想提醒人们这样乘车有多么的危险;要知道对这些车顶乘客来说,发生危险是常有的事。“根本没有抓握的地方,”Akash说。“连站稳都非常困难。”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乘客一个挨着一个的坐在车顶

Akash在拍摄中与Majed Miya交谈 。Majed Miya是他曾拍摄过的一个乘客,一个坐了20年火车顶的木匠:说自己很享受这样乘车,“没人能打扰到我,除了有点儿怕死”。不幸的是,他这话说得早了点儿,因为没过多久,列车长就派一个临时乘务员开始在车顶上查票。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两个男孩躺在火车顶上,任凭火车在达卡市里穿梭。在火车站里住着许多的流浪儿,他们常常坐着火车玩儿。然而,这是非常危险的,已经有人呼吁当局政府,应该禁止儿童爬上车顶。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在前往达卡市的火车上,身无分文的年轻人Ibrahim坐在上面,他计划当一个车夫来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这个女孩为了不花5塔卡(1美元=72塔卡)的车顶票钱,蹲在两车厢的挂钩处。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像往常一样,Rohomot Mia要到达卡市场去卖鱼。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一个去市里上班的男孩为了不花5塔卡的车顶票钱,扒在两节车厢间的挂钩上。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人们就坐着火车顶回家。因为火车无法容纳下每个人,所以他们就坐在车顶上。这些乘客愿意坐在车顶上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不用花钱。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火车正快速行驶着,只见一名乘客从两节车厢的连接处飞跃而过。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像往常一样,Rohomot Mia要到达卡市场去卖鱼,他正将鱼罐挑上车顶。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人们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就坐着火车顶回家。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即使火车飞快,有些习惯了车顶生活的人依旧睡得很香。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带着孩子的妇女蹲着车厢外。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要到达卡市场去的渔民,躺在火车顶上空鱼筐之间睡觉。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
摄影师简介:GMB Akash, 孟加拉人,1977年出生。是一位关注社会边缘人物的纪实摄影师。他的许多作品都拍摄于他的祖国,同时,他也在亚洲其他地区进行对社会孤立群体的记录。

他报道的事件,包括尼泊尔的红灯区,孟加拉的童工,印度的棉农等等。

这些作品让他赢得了众多奖项,并受到了世界性杂志的青睐。2002年,他被选定参加荷赛摄影奖的大师班。这组作品选自他的作品集《无处可握》(Nothing to hold on to)